<sup id="k62se"></sup>
<xmp id="k62se"><option id="k62se"></option>
<object id="k62se"><tr id="k62se"></tr></object><rt id="k62se"><wbr id="k62se"></wbr></rt>
<tt id="k62se"></tt>
<bdo id="k62se"><label id="k62se"></label></bdo>
  • <menu id="k62se"><sup id="k62se"></sup></menu>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智慧教育 正文
    發私信給德江
    發送

    0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難?網易有道CEO、學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窩”

    本文作者:德江 2019-03-22 16:43
    導語:四位大佬劃重點,AI教育的機遇、風險和未來都給你講的明明白白的。

    雷鋒網消息,3月21日,由清華大學數據科學研究院、網易新聞、網易有道聯合舉辦的“創新,無界——中國AI創新者論壇”在清華大學舉辦。

    其中,大數據文摘創始人汪德誠主持了“AI教育新風向”的圓桌論壇,清華大學在線教育辦公室課程總監,學堂在線COO王帥國、學霸君創始人兼CEO張凱磊、網易有道CEO周楓、網龍網絡公司CEO熊立參與了圓桌討論。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難?網易有道CEO、學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窩”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摘取了四位嘉賓關于AI教育的一些核心觀點:熊立認為,通過對學生學習軌跡的抓取分析,AI技術可以立刻實現我們提了幾千年的因材施教;張凱磊認為,最近被AI武裝起來的在線教育基本上沒怎么撼動線下教育;王帥國認為,在線教育和AI教育公司并不是取代、沖擊傳統的實體課堂,而是兩者在一定層面上形成教育資源的重新分布;周楓認為,AI可以在更低的年齡段例如小學和學前階段發揮非常大作用。

    以下為圓桌討論實錄,雷鋒網做了不改變原意的整理與編輯:

     主持人(汪德誠):教育是永恒的話題,也是很古老的話題,但人工智能最近炒的非常火熱,而且所有的業界,無論是教育、各種各樣新興行業、傳統行業都非常關注,今天的論壇講的是AI教育新風向。

    主持人(汪德誠):第一個問題,在AI教育和實踐中,您認為最契合的點是什么?現階段落地AI+教育,投入精力最多的是什么?

    張凱磊:我們是做K12的。比如中學數學7個大方向,22章節、550個知識點,3529個主要考點,理論上講,學一年半左右的時間,應該能考到125分以上的成績,所以如果你對于學生沒有特別高的要求,你說希望他考一本的水平(這分差不多夠了)。考清華北大的孩子,23題都得會,得考到145以上,確實是有這種需求的。除了這個之外,其實學生不需要做這么多題,時間被浪費了,應該去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但是你要找出來哪些是你不需要做的題,哪些是你真正需要花力氣做的。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難?網易有道CEO、學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窩”

    學霸君創始人兼CEO 張凱磊

    很多普通的孩子,極其痛苦,甚至在中后期的時候,花的時間并不比考上清華的少,但是為什么達不到效果。為什么沒有融會貫通達到一下子理解的狀態,90%以上的孩子是無法達到的這種狀態,技術希望能夠幫助達到,不指望他們達到這種狀態,能達到比較好的學習效率就可以。

    很多人認為不可能,但我們相信技術,我們相信數據,相信所有的這些東西是有統計規律的,而并不是某一個神仙,或者這些人特別聰明,突然之間有頓悟的感覺。這個問題相信在腦科學完全解決我們的認知問題前,先用統計范圍的意義,先解決一部分我們能解決的事情。這就是我花力氣最多的地方。

    主持人(汪德誠):學習路徑的優化?

    張凱磊:不只,這里面有很多,周總應該能聽明白我說的意思,你到底怎么理解一道題目?什么叫數學里面的講套路、講方法、講思想?這是數學學習的三個不同境界,最普通的學生套路就能解決120分的題目,有方法的孩子,達到130多分的。能夠達到145分以上,甚至永遠維持滿分狀態的學生是有思想的,培養有思想的孩子是非常難的。如何讓普通的人接受教育的時候也能達到120幾分以上,這件事情是最花力氣

    熊立:一下子被張老師提到了非常高的層次,他已經覺得只有周總能聽得懂這個答案了。

    我們可以把學生的學習軌跡抓取下來,針對每一個學生找到他需要補足的知識點,或者考試前重點復習的題目,大量節省學習和復習的時間。在座的各位,感受我們在高考,或者所有的考試之前,我們做過大量的模擬考試和模擬題,里面70%的題目永遠都會做,因為學校要求做很多遍,很多題目經過反復練習能成功,偶爾的題目你不會,不幸的是考試你碰到了。目前的教學體制還是以考試作為主要評測學習成果的手段,通過人工智能對學生學習軌跡的抓取,人工智能技術可以立刻實現我們提了幾千年的因材施教

    王帥國:學堂在線主要做的高等教育,全國兩大塊業務,一塊讓更多的大學生在網上學習優秀的教學資源。另外一塊教育信息化領域,提升高校教學治理的管理水平。跟AI結合的話,就是兩條路,一條看AI已經發明了或者已經突破了哪些技術,人臉識別、語音識別等等,細致到每一個教學場景里,看哪些環節需要大量的人工。例如古代有錢人家的孩子,有小書童一起學習,書童的概念可以用AI技術實現,幫助他來提出哪些問題沒有掌握好,記錄學習軌跡當中出現的缺陷。

    很多老師包括我們自己上課也愿意錄下來,回頭分析這個錄像,如果這個課程完整記錄下來,不僅僅是錄像這個層面,可能是矢量層面的,每一個學生、教師的反映,就可以用AI系統分析這個數據,幫助老師、學校提升教學治理的水平和教學管理的水平。這些我相信都是AI在教育領域,特別是高等教育領域能做到的。

    周楓:哪一塊最重要,是挺難講的,剛才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問題涉及的方面非常多,目前從K12的角度講,有道和學霸君,從大的方面看都是在做作業和練習。作業和練習對中學以上的環節是非常重要的,怎么提高效率?雙方都做了不少工作。用點陣筆、自適應的辦法,今年還會產生新的辦法,總體上辦法是層出不窮的,目標都是提高效率。主要的人群不是在座的各位(清華在校生),而是學習上碰到很多挑戰的學生。這兩年是行業里面比較大的重點。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難?網易有道CEO、學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窩”

    網易高級副總裁、網易有道CEO 周楓

    我想補充的是,我不覺得這會是永遠的重點,不僅僅是這個年齡段,非常關鍵的年齡段是更低的年齡段,小學階段甚至是學前階段的話,AI應該是可以發揮非常大作用的。大家想嘗試創業的話,這個階段有非常多金子可以挖,剛才舉到的例子,語音助手,孩子就特別喜歡用語音方式跟機器去溝通,在有AI之前這個做不到的,只能看動畫片,沒有別的辦法。現在可以跟它說話,父母不在的時候,還可以從機器那里得到一些知識,解決一些困惑。這是一個好的起點。

    我還是特別同意今天討論上一直有的信息,AI這個東西不能變成僅僅是為效率論、為技術論學習,更為重要的是孩子作為人的成長,我們一直講的重點其實是跟技術沒關系的。解決很多同學在學習方面的問題,很多時候首先要解決學習動力問題,包括自己對自己怎么看的問題。這個怎么做,AI能不能幫忙我不知道,但是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主持人(汪德誠):大家從各自的角度談了如何投入,有業務方向,也有技術方向。今天的一個主題,我感受也很深,謝院長分享了,到底教育是什么?如何認識自己,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還有何教授也給大家分享了,斯坦福新成立的一個學院,也是為人類福祉服務,人工智能也是新的技術,一定也是為了各個傳統行業,以及教育來服務的。

    第二個問題,AI和傳統行業,和教育之間的關系。AI和教育有沒有產生新的商業模式?AI對傳統教育公司是不是顛覆?那么傳統的教育公司或者機構,如何升級,怎么去做呢?

    周楓:先講最基本的,聽眾也不一定對這個行業特別熟悉,這兩年來看的話,我們都是做教育類培訓的商業產品,對這個行業來說,AI的沖擊或者說整個信息化的沖擊還是很大的。最大的變化是很多線上的產品出現了,線上不管是自適應,還是這兩年非常火的直播,這樣的產品形態,蘊藏了非常巨大的機會。

    因為它最基本的解決的一個問題是很多人力上例如老師分布不均衡的問題。最基本的就像線上點餐、快遞解決一個問題,它把培訓這件事情變成了觸手可得,打開手機就能有不同的服務的形態,這是非常大的變化。

    這是行業在干的事情,有了直播、自適應的學習之后,怎么樣變得更智能?不僅僅是單向的過程,老師講,講完大家聽,聽完就走了,也不知道誰聽了,聽沒聽懂,這樣是不行的。每家都在想,我們怎么從學生那里收集回來更多的效果信息,以及困惱學生的個性化需求,怎么樣通過AI分析,這是最基本的邏輯

    王帥國:周楓講的有一個點特別好,教育無論是傳統、在線教育,無法回避一個問題,都是在教育人,你是用AI教育人,還是用在線教育平臺教育人,還是用人教育人,最后的目的是一樣的。

    在過去5年多的實踐當中,這兩個路我們都去做了嘗試,最早做大學的慕課,清華大學有246個。最早的時候,大家把課程搬到線上的時候,對傳統大學課堂帶來了一些沖擊。當時確實有很多學生留言說,清華的老師講這個內容就是比我們學校講得好,我上課沒聽明白,可以在學堂聽清華老師的再講一遍,對未來的考學、進一步深造有幫助。

    同時另一個層面,包括今天的場景,雖然大家都是搞在線教育,剛才周楓講到直播,但大家還是愿意來到現場跟我們互動,這說明人和人之間的交流,某種層面上可以通過技術縮短,或者增強人們之間的互動,但是人和人怎么產生心靈上的碰撞、思想上的點燃,我們要怎么看這個問題呢?

    在線教育和AI教育公司并不是取代、沖擊傳統的實體課堂,而是兩者在一定層面上形成教育資源的重新分布,以前只能通過線下現在可以通過線上,傳統的教育可以通過線下線上的融合,技術和AI的融合帶來很好的學習效果,這也是我們過去發現兩者既有矛盾也有互補的地方。

    熊立:提到在線教育,在中國這個熱詞有4—5年的時間了。人工智能真正是從去年開始吧,大家很關注AI和VR等一些新的技術,一度認為這回對傳統教育產生很大的影響。

    像今天這樣的講堂,所用的跟十年前沒有什么差別,我們沒有使用人工智能,在線直播,或者是點播等等一些新的手段,人工智能可以理解為技術演進發生的變化,商業是隨著人的市場和實際需求產生的,教育本身是被稱為永遠朝陽的行業,永遠有源源不斷涌入的學習者,這也是人類的需求。

    在線教育、人工智能、傳統的教育在今天都在尋找一個結合點,我相信在臺上的幾位所運作的公司,包括其實我們也在過去兩年一直探索,如何讓在線教育和傳統教育相結合,新的教育模式和傳統的模式相結合,最終的目的沒有變化,我們都希望更加有效達成一個教育的目的或者說結果,或者讓知識的傳遞變得更加的有效

    過去兩年提的最多的學習社區,用智慧教室,平板電腦包括全新的科技來打造課堂,會有新的技術產生,新的教學運用在某些場景可能會帶來更有效的方式。目前看來,人的成長過程,以K12為例的學習過程為例,目前的人工智能、在線教育能夠改變的還是很少比例的一部分。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難?網易有道CEO、學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窩”

    網龍網絡公司CEO 熊立

    我8月份跟張總聊,他在做K12,我也在做K12,他做K12的課后,教輔非常好,我做K12的課堂非常痛苦。我們真的想改變K12,我們發現能夠影響的部分并不多,但是這一定是未來的方向,一定會改變教學者和學習者在整個學習過程中角色所承擔的任務。我們面向未來的話,不管是人工智能技術,還是人工智能所帶來的大家對圖象識別、語音識別、自然語音處理、大數據、云計算的重視的程度,一定對傳統的教育方式產生改變,對傳統的教師、傳統的學習者產生很多行為上的改變。

    張凱磊:觀點是一樣的,舉個例證。第一個我認為,最近被所謂的AI武裝起來的在線教育基本上沒怎么撼動人家線下教育。打開手機上的股票軟件,把好未來拉到14年開始,整個這波開始啟動的時候,差不多是14年,好未來從30億美金市值開始啟動,最高達到200億美金的峰值,上漲了140億美金。新東方那個時期啟動,由于AI投資比較少,漲幅比較低,從60億美金啟動漲到150億美金。

    這兩者增幅相加大概是200多億美金,今天中國整個市場上還活著的在線教育和AI教育(創業)公司,全部加在一起不到100億美金,這兩家公司累積的股市漲幅足以買下所有的AI教育公司。這是第一個事實,不是我說的,這是股票市場已經用定價告訴我們,你不但沒把人家怎么著,人家還把你怎么著了,他們漲的非常好。

    第二件事情,大家會有很大的疑問,本質上AI做得不夠好,天天聽新聞上說,AI怎么著了,但我的Siri怎么還是那么蠢,這已經是最好的公司做出來的產品,大家沒有理解一個點,我們對它的期待要求高到我們不能忍的程度。

    我恰好做過周總做的批改的邏輯,我們把機器人送到過高考,請了高考的狀元和我們一起同臺PK高考的分數,一張卷子做出來,系統做數學到134分。AI批卷子準確率到90%,批相對簡單的主觀題,10個題目里面,只錯1道,批對9道,只是有個問題,不知道哪個是批錯的,第二天老師就崩潰了,40多個學生都舉手說,你這個題目批錯了,大家能理解嗎?20道作業里面,2道題目批錯,這件事情老師就崩潰了,這就是今天對AI的期待跟AI的表現之間巨大的差異

    讓我來描述,所謂的AI+教育,今天走到了什么程度呢?不好意思,剛剛是文藝復興時期的達芬奇開始解剖尸體的程度,很多可能是細菌造成我們生病了,但原因都不清楚。我們對結構有了基本的了解,但各種原因都不清楚,大概就處在這個階段。我們需要漫長的投資、漫長的進步,但是我相信技術是加速的,所以,對于未來,我們是充滿信心的,不然就不來干這個事情了。

    所以我們期待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機器人可以教上我們人類就感覺很開心了。

    主持人(汪德誠):大家對人工智能的探討是不一樣的,定義里說的AI和廣大群眾提的AI不一樣,期待就不一樣,學術上說AI在強人工智能領域,幾乎沒有任何進步,大部分是由于算力的增強。剛才提了論壇是不是有互動,之前收集了一些老師的問題,現在我代表老師跟各位嘉賓提問。

    第三個問題:AI這樣的詞匯,現在已經成了很多產品的噱頭,我是一名老師,一個公司告訴我,我的數學工具是以AI為基礎的,我應該問什么問題,如何去看是不是真正的AI教育產品?大家搶答吧,面向2B客戶的。

    熊立:怎么這個問題讓2B來回答呢?

    這個問題挺難回答,現在整個不管說產品的發展階段,還是人工智能技術本身的發展階段,目前針對教育的幫助還是相對并沒有像老師所期待的那樣。

    我認為當選擇一款不管是含有AI的教學工具還是教輔工具,主要還是看對老師日常使用過程中到底有沒有產生幫助。簡單講是節省時間,手機上所有的智能應用只干兩件事,一個是節省時間,一個讓你做所有事都越來越快。更多的是希望提升學習效率,所有的工具、產品和解決方案來講,主打的方向是告訴學習者使用這款產品,學習更快,更好,更節省時間,達成更好的成績。對教育工作者來講,使用這樣的工具,幫助你在教學過程中使用更加生動的體驗式的教學方式,讓學生的成績考得更好,把學生難以理解的知識點詮釋的更加清楚。

    這些提法把廣告的成分去掉的話,實際還是用戶真正的體驗,到底什么樣的產品對我來說實際的使用過程幫助最多。我覺得還是在教學工具和教學方法上互相結合使用的過程中,找尋一個結合點,他選擇這款教學產品最初的出發點。本來應該周總回答,他剛提到了他的智能筆。

    周楓:這個就是好用就行,應該把人工智能這個標簽去掉。然后考慮這個產品是不是確實有用,挑選產品最好的辦法還是問別人推薦。營銷的這個東西去掉就行。多說一句,我們對這個事還是比較樂觀的,不管是2B、2C,因為實際任何一個領域都是這樣,教育這么復雜的領域,問題一個一個接著。

    這幾年信息化、2C的產品,解決了遠程上課問題,現在的作業問題解決差不多了,老師的分布不均衡問題也解決了。慕課解決一個特別大的問題,特別是比較基層的大學,他們的師資不夠的問題,現在我們了解下來,很多基層大學都會用清華、北大的內容,重構這樣的過程其實是特別有幫助的,未來幾年可能很多的問題還能被解決。自適應這個問題,應該是可以被解決的,現在的產品雖然有很多營銷的成分,但是產品每年都在進步。不是都是假的,實際用了就知道了。

    張凱磊:說一個小的,舉這個例子,我想到了一個以前的東西,我這個人比較老,經歷過非智能機時代,在座的學生是沒有經歷過非智能機時代。曾經有段時間,深圳有可以裝QQ和MSN的山寨機,也可以放視頻,我的朋友問過我一個問題,怎么區別智能機和非智能機的事情,那玩意也可以裝QQ放視頻,可以干這個干那個,我想了半天一直沒有回答出來。

    我后來想了一個特別小的事情,很多人說AI,我一看題目都特別嚇人,所有的公式都是一張圖片,有沒有人知道這中間的差異本質性是什么?如果你在一個公式里面,更號三分之X平方+BX+C,這個東西是一張圖片,而不是以結構存儲的東西,抱歉我是不是說的有點深了,完蛋了這個東西肯定不是所謂的AI,請注意當我們極其不能理解題目要表達什么意思的時候,所謂的AI是胡說八道。我們只能期待K12體系里面的題目都對于每一塊知識體系是理解,或者說知道標簽掛鉤是什么東西的時候,才有可能叫最基本的是AI

    我覺得去辨別一個數學課程所謂是不是AI,先看一看那個東西是不是TEXT結構的,如果不是的話,一定不是,如果是的話,它一定加別的東西,所以它一定是必要條件。不知道周總認不認可這個?

    王帥國:這有點像另一個層面的圖靈測試,測這個東西AI比例有多高。這個東西有包裝的成分,本來可以通過搜索直接出結果,非得擺一個機器人在那兒。這背后還是另一種引導式搜索,老師要挑選東西,這個東西是不是幫助你節省時間,現在可以將不同的學生分出不同的類型來看,不需要你一個一個看。在教學中把大量需要人工的事情通過機器來幫助你做。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背后一定是有AI的東西,而不是簡單的語音交互。

    “AI+教育”想做好有多難?網易有道CEO、學霸君CEO等4位大佬“掏心窩”

    學堂在線COO 王帥國

    主持人(汪德誠):這個問題也很簡單,用一句廣告話來說,看療效,有用才好。

    剛才大家說AI有很多優點,提高效率,AI以大量的數據為前提,沒有海量的數據談不上AI,收集過程當中,可能會有一些副作用。

    接下來的問題是說,如何平衡AI工具和保護有可能是學生的敏感數據或客戶的敏感數據?各位都是在創新行業走在非常前列的,還有大量用戶的體驗都是要面對的問題?

    王帥國:這個問題非常敏感,我們跟國外很多大學合作,英國和德國要求服務器建在本國內,數據保護上,不光自我約束,還有大量的法律約束,國內的法規比較少一些。我們仍然會看到,一旦有數據泄露的問題,敏感信息泄露的問題,用戶還是比較關注的。我們在實際應用場景當中,把很多應用場景切到課堂當中去,學生是哪個專業,每時每刻的成績,是非常大的數據,我們通過這幾年的分析可以很輕松做到。

    學三周左右,我們可以知道這個學生期末是前四分之一,還是后四分之一,課程是什么表現例如思政課、動手課等等。我們有不同的模型去做,積累了大量的模型做的人工智能的分析,沒有數據就沒有后面的人工智能的算法,怎么把這個數據保護好,現在有很多問題。

    我們現在和清華計算機系在干一件事情,研討怎么把數據嚴格脫敏之后做實驗。我們會在今年4、5月份公布基于學堂在線相關的開放的數據集,供全世界相應的AI學習者和練習者使用,既作為訓練數據也作為比賽的訓練數據,供更多的學習者用這個數據來訓練。這些數據背后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怎么樣做脫敏,這是我們一直探討的。

    這條路是公司做的越大,數據越多,責任越大,挑戰也是你沒有想到的。我們的數據收集比較初步,后續的需要更多的跨學科的研究,不僅僅有計算機學科的研究,一些倫理和社會層面的研究者也會一起加入和探討。

    周楓:對,這個是特別重要的問題,我講一下我們考慮過的這方面的問題。第一個我們也覺得非常重要的,整個教育這邊,因為對數據量需求非常大,像開放的數據集,以及非常高效的收集數據的一些辦法,應該是行業可以一起努力,一起合作,這樣的話,使得國內教育AI的研究或者說產業化可以走的更快。這個事應該多討論,這是第一。

    第二,過去兩年,因為教育往往涉及的是孩子,有不同年齡段的孩子,跟他們打交道的時候,企業應該用什么樣的行為的規范,應該用什么樣的辦法,這個問題特別重要。這也是行業可以一起來規范的地方。如果行業不規范,國家就來規范,這會是比較麻煩的一件事情。

    比如說像我們內部也做了很多討論。最簡單的邏輯是,面向小學生及更小的孩子的應用上面,完全不應該出現廣告,也不應該收集他們的家庭地址這樣的信息,這些存在安全方面的隱患。如果大家在蘋果的應用商店提交的時候,這方面早就有考慮了,如果你宣布自己是面向孩子的應用,首先會問你一系列的問題,第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廣告,如果有廣告,就立刻拒絕。

    另外,所有涉及個人信息收集都必須放在家長驗證的背后,你必須證明自己是家長,不是孩子,才能開始問這些問題。這些東西海外這方面做得比較好,作為行業應該學習和探討

    熊立:這個問題是非常值得重視的問題,如果在座各位還有印象的話,大家應該知道一個星期前是315消費者權益日。我跟周楓有這個感覺,315對互聯網公司來說壓力很大。看2013年315晚會曝光的某些互聯網公司采用不管是瀏覽器還是訪問內容,來搜集用戶數據,反向推送廣告,這個事情在今天看是非常正常,每個人都有手機,打開瀏覽器和APP都有各種各樣的推薦,推薦越來越接近你曾經訪問過的內容。從互聯網高速發展的今天和人工智能終端發展的今天,從政府和行業角度看,這個事情值得嚴格約束和控制。

    我為什么有這么大的感觸,我在互聯網游戲領域待了很多年。游戲廠商特別懂用戶,通過個性化的數據分析,就可以定向為你推薦道具和皮膚。周總提到不能有廣告,其實有沒有想過不只不能有廣告,小學一年級的學生,要不要做排行榜,要不要告訴他每天的學習和考試成績在他這個年齡層是TOP多少,倒數多少,這些東西挺值得做在線教育、傳統教育的人去思考。不僅僅是隱私、脫敏,現在更多講的是教的部分,育的部分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問題

    主持人提這個問題,我真得覺得非常重要,國家和行業,包括我們自己所從事的這個行業的企業,所有從事教育的工作者和教育主管部門都應該非常重視用戶數據的合理使用和合理反饋的部分。

    張凱磊:大家說了特別重要,我這個人比較喜歡講故事。兩個故事,一個故事跟大家有關,清華用一卡通。講一個我知道的,不說清華的,每年每屆大學生里面,會有萬分之幾的比例,學生會在離開家庭之后,產生很大的抑郁癥,嚴重的情況可能會自殺。過去一段時間里面,利用校園卡,我們在全國主要的高校里面,建立大學輔導員制度,尋找抑郁癥患者,及時對他們進行心理的疏導,大家可能不知道怎么做的。

    抑郁癥患者是沒有朋友的,他通常截然獨行,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上課,一個人洗澡,一個人待著。但是在大學里面,這樣的情況是比較少的,你會有同學、有朋友及社團各種各樣的人,你們會一起吃飯,一起打卡,一起上自習和圖書館等等。監管部門在拿到所有的數據之后,后臺做分析,找出那些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自己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打卡,一個人洗澡的數據,把這些數據推給心理輔導員,定期看一看他們。這種情況根據我們的數據,大概挽救了在過去的3年的時間超過1千名以上心理有抑郁的患者的相關問題,這是好的方面。大家聽了非常開心,數據又做貢獻了。

    下一個問題,也有好的方面,但是稍微有一點問題。我不知道清華的數據,我知道211學校整體的數據,大概有3—5%的學生會被退學,由于考試成績差,另外有5%的學生拿不到學位,只能拿到畢業證,原因是掛科太多。教育部曾發起過一個東西,也是利用這個東西,去預警孩子會發生什么事情。很多孩子進了大學之后,會包宿出去打游戲,作息會非常不規律,別人早上7、8點吃早飯,中午12點吃午飯,晚上洗澡,但他們所有的數據表現出來的是3、4點鐘洗澡,下午吃飯。這些異常數據會推給輔導員,讓輔導員定期看看這些學生有沒有問題,幫助他們不要被退學和掛科少一點,請問這時候大家感覺自己的隱私被侵犯了多少?

    這是一個全社會層面的問題,對于我們接受教育來說,一個不得不面臨的基礎性事實是,如果我們為了挽救一些東西或者讓一些東西變好,我們愿意交付出來多少自己的數據來換回這個東西

    我覺得反正我不知道,所以我們現在很小心翼翼保護這些數據,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存儲,應不應該擁有,應不應該處理它。我們已經看清楚,好學生是怎么學好的,以及學生是怎么學差的。學生生了病,一段時間的作業沒有寫,他回來以后發現跟不上,開始抄作業,學習開始變得不好,不好就開始自我放棄,軌跡已經劃出來,但我們不知道怎么糾正,以及有沒有權力告訴家長,孩子已經這樣了。因為家長什么都看不見,只是看到他進屋開始寫作業了。像這樣的學生自信心被打擊之后的挽救等等,所有的事情我們應不應該介入,我們也不清楚。

    我們正在面臨全新的世界,絕不僅僅是手機上的東西。例如中午說一句我想吃日料,手機就給你彈出日料推薦,不僅僅是這樣。而是AI全面進入你的生活并改變你,AI比你父母比你自己都了解你,并且它大概率是對的

    所以我特別想要跟所有人一起去討論,在這個環境里面,我們怎么不作惡,怎么保證我們干的所有事情是保護大家的是給大家好的東西,而不是侵犯大家的。最后,避免讓這個東西變成邪惡的東西,這個事情是非常值得討論的。這是我的故事。

    主持人(汪德誠):非常好,雖然我們討論的是技術問題,其實遠不只技術,技術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更多的可能是到倫理層面包括隱私,到底是為人服務,還是說為企業服務,去牟利去作惡,這個是值得大家去討論和思考的。

    希望每個人用一兩句話,暢想一下,教育被稱為永遠的朝陽行業,從來不缺風口和機遇,您是如何看待智慧教育未來5—10年的發展?

    張凱磊:我們堅信它的未來,所以我們全力以赴,我這輩子反正就干這件事。

    熊立:我們也相信,這是一個非常有前途的朝陽行業,未來5—10年還是傳統教育和人工智能教育和新技術緩步結合的,我們能看到這個市場,希望通過我們這些人的努力,將真正改變下一代人、真正改變國家科技實力的事業做得更好。

    王帥國:AI技術如果有非常大的質的技術突破的話,可能會和我們現在看到的一樣。如果仍然停留在現在的技術發展速度的話,我相信5—10年范圍內仍然是AI在幫助人,幫助老師、幫助學生變得更好,它怎么樣承擔好這樣的一個角色,而不希望在這個時間里快速的替代我們的角色,我相信可能是智慧教育在接下來5—10年里應該做的。

    周楓:如果說現在我們正在進入知識型社會的話,我相信每個人的學習,每個人的技能,每個人的終身學習的能力會變得越來越重要,會變成每個人一生中間最關鍵的一個環節。如果看5—10年的話,我希望AI的技術和教育的結合,能夠幫助社會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孩子們,能夠更快的更高效的學到他需要的技能和知識,建立他自己人生的競爭力的基礎,能夠在未來生活中,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

    主持人(汪德誠):論壇是AI教育,AI代表新的技術,技術是被少數人掌握的。所以,經常看到的一句話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尤其是在前沿領域的公司,當很多規范沒有出來的時候,更多的是依靠自身以及行業的自律。教育是永恒的話題,今天大家都看到了,教育的本質是不變的,變的是工具對教育效率的提升,效果的改善。我們也希望教育和新的技術結合得更緊,從而為人類謀取更多的福祉。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江苏11选5投注